航亚科技董事长严奇采访稿

2014年3月,时任总经理的严奇离开工作了26年的无锡透平叶片,创办航亚科技有限公司。一时间,各种惋惜、质疑、赞叹随之而来,无数人等着看这位昔日的国企少帅如何“华丽转身”,没有了国企背景的支持,他能否再创新的辉煌。

仅仅三年多过去,航亚于2016年12月迎来上市挂牌。 于是有些人说,以严奇的资历、背景、人脉、能力,这并不意外。其实,在这些“理所当然”的背后,是一条鲜为人知的崎岖之路,无论是在曾经的WTB还是现在的航亚。

WTB:打造成为行业的“隐形冠军”

1988年,没有任何背景的严奇作为一名外来的大学毕业生来到透平。他从一名技术员做起,一直到成为中层干部,成为透平的骨干领导。及至2001年,透平叶片已经岌岌可危,负债600多万,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银行逼着企业破产或者重组。更让严奇感到愤慨的是,在透平内忧外患之时,企业领导纠葛矛盾不断,他感到自己和很多有志年轻人的的青春被浪费在高层间无谓的纷争中。所以当他在2001年临危受命,接手这个难以运转的烂摊子时,上任伊始就将原来的48名中高层干部免掉了三分之一,降职三分之一。这在从前的国企里简直闻所未闻,但是那会儿,严奇像一团燃着的火,熊熊向前,谁也拦不住,誓将在这臃肿庞大的体制下层层改革。

当年,透平叶片设备陈旧,甚至连机加工的能力都没有,业务仅仅集中在锻造上。改革的第一件事,严奇大胆向透平的上级集团上海电气提出:启动5500万国债贷款项目,增加设备,开拓业务邻域,重新进行战略布局。

在当年,5500万无异于于今天的几个亿,透平当时一年的营业总额不过七千万。经过一轮轮的座谈、否决和争取,集团最后决定,同意启动2900万元国债,配套资金不超过300万。借此,严奇引进国外先进的设备,并开始了在数控加工等方面的持续技术改造。

仅仅用了一年时间,透平一举从濒临破产的绝境中走出,实现年营业额一亿一千多万的突破,当年扭亏为盈。此后,严奇并没有定下发展的脚步,持续设备与技术、人才升级,五年间累计投入3亿四千万,最终建成世界一流的生产线,保证了透平叶片以后的稳健发展。

当严奇离开时,透平已成为电站叶片世界最大的叶片供应商。他把他的青春、智慧和热情,26年如一日贡献给了这个自己唯一供职过的企业,带着它从低谷走向辉煌。这其间的情感和付出,为何会在透平如日中天时割舍?

航亚:打造中国航空零部件领域的标杆企业

很多人不解,本可以躺在功劳薄上的严奇,居然在接近知天命的年纪,选择了负债千万地创办航亚。

“我只是做了在透平想做但不能做的事。”
严奇早已发现,透平虽然做到了在全国甚至某些领域在全球的领先,但是产品主要以小批量生产为主。他想再带着这个企业往更高端的领域转型,但国企的体制和目前的辉煌已经不允许他去大胆开拓。

一个民航发动机上,平均要装精锻叶片2500-3000件左右。目前世界上自第三代发动机开始,已经全部使用精锻叶片,但中国精锻叶片制造才刚刚起步。严奇深知这其中的机遇。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做一个能够自己掌控发展速度,具有高度专业化水准的企业。”

于是,航亚成为了全国第一家以精锻技术开发制造压气机叶片的民营企业,选择专注于整个航空工业体系中最富有挑战、难度最高的领域之一——压气机叶片,并且将国际市场作为发展的主战场。8位高管56名员工,总投资逾1.5亿元。这是航亚的起点,也是严奇从一开始就背负的压力。

他说,在公司起步的有一个阶段,他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
他面临的不仅是一个新领域的拓荒,更是中国装备制造业长期处于低端发展的顽疾——理念和意志的桎梏。

他提到在美国参观的一家著名医疗器械公司。
“他们的产品、技术并非难以企及,但是管控流程我们完全不懂,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件事情给了他很大的冲击。

“生产一件产品我们都会,但是生产大批量的精密零部件,靠的不是技术,不是设备,而是人!目前国内的工程师、设计师设计的成果,根本没有考虑工艺如何去实现,以及如何去稳定的批产,更不考虑这件产品在各种极端使用条件下的稳定性和使用寿命。这种研发与制造的脱节势必会造成后端批产的错误百出。”

2016年,公司一批800个的叶片订单出了问题,在发给客户前被严奇发现并截了下来。而这样一批订单延误一个月,公司就要付出500万的运营成本的代价。更让他痛心的并不是这些钱,而是他精心布局的管控模式的实效——为什么这个系统里这么多人,技术部门、制造部门、质量部门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问题?

“终其原因还是理念的问题。想改造人真的太难了!”

对于飞机发动机来说,一个核心零部件的沉没,付出的成本不仅仅是这个零部件本身,而是飞机整体甚至是更沉重的代价!对于这个企业也一样,少部分核心工人员的疏漏,影响的将是整个系统、整个企业。 他由此想到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发展,“高端制造业不是技术的高端,可能拆分下来从商业模式、研发、制造等每一个部分都是基础的、可实现的,但是当每个部分结合起来,必须达到协同前进,是整个系统的高端。中国的高端制造业不是技术落后,而是理念和管控的落后。”

而严奇想做的,就是打造一个高素质、高水平的装备制造业的标杆企业。他希望每一个航亚的人都能铭记这一点,做到深刻理解客户的需求,将这种理解提升到理念,将理念转化为流程,并最终顺利进入产业化。

这个设想其实正是目前中国制造业向高端转型的关键所在。转型发展是当前最热的口号,可是如何把这个口号转化成实践,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路径。前方并无路可循,严奇是自己在拓荒。他说,“理念不落地,航亚根本没法活下去。”

以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身份,为无锡留下一个好企业

在离开透平叶片前一天,刚好是个周末,清晨严奇陪夫人去开元寺。
之前他很少承认过自己是无锡人,虽然小时候曾在这里生活,也有一部分家族人在这里扎根。但那天早上,他被周围的无锡话包围着,那种氛围让他想起小时候外公外婆带着他在惠山逛庙会。那一刻,做了一辈子叶片的他忽然觉得,应该为无锡留下些什么。

“如果单纯是为了赚钱,航亚绝对不会走像今天这样的路。我希望这个企业不仅能符合国际市场的需求,能够代表中国发动机零部件企业中的中坚力量,从而推动整个行业的进步,另外,也能够让人一想到叶片就想到无锡这个城市。”

因为专业化的定位和高标准、高要求,航亚创立不到三年就赢得了赛峰、GE等一批国际知名客户的认可,成为他们信赖的供应商。现在又即将上市,而在严奇心里,这些远远不能代表成功。

“直到今天我也没有觉得航亚一定会成功。我们的成本高、要求高,价格却比欧洲市场低30%。“但是他从未动摇的是,在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中,民营企业应该挑大梁。”

关于成功的标准和企业的使命,航亚背负的,远比我们想象得要多。就像严奇在航亚初创时所言,希望航亚是一个“以专业推动进步的现代化企业,努力成为航空发动机叶片的全球一流供应商,而不是一个纯粹只为赚钱而活的民营企业。”一个国家和民族如果没有仰望天空的人,都是眼前的利益,那还有什么希望!也许,航亚的路还很长,但是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带着领航人理想主义的色彩,必然为这个行业所铭记和敬重!


管理团队